辛夷

那些年教过的英语

       那年夏天,烈日高挂,日光无情地灼烧着大地,带着热浪的风穿过树叶攫取空气中已无多的水汽,无法躲避的热浪包裹着人们,撩拨着本就有些躁动的心弦,使人不禁狼狈逃走。
       吹着空调风的喻文州带着笑,认真地回答坐在沙发对面的邻居王奶奶的问题,喻妈妈端出刚洗的葡萄,热情地招待坐在王奶奶身边的穿绿衣服的男孩子。
       听了这么久,喻文州已弄懂了王奶奶的意思,无非就是希望高考刚结束的喻文州给她那个将上小学一年级的小孙子补一下英语。从只言片语中,喻文州似乎还听出是喻妈妈主动推荐的自己。
       喻妈妈和王奶奶出去逛超市了。喻文州拿着一本似乎是某培训班发的英语资料和坐在沙发上那叫王杰希的孩子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喻文州在那孩子的眼光中败下阵来。
      “嗯,王杰希你好,我是喻文州。”
      “我知道,奶奶说了的。”
      “额,那就不多话了,直接进入正题,好吗?”
      “嗯。”
      “好。听你奶奶说你之前学过英语的,那你学完26个英文字母了吗?”
      “学了,但不会。”
        找到了切入点,喻文州就直接开始教王杰希英语字母了。先是整体教了几遍,再几个几个地教,但效果似乎并不太好,因为他随便写一个字母,小杰希就只看着他,并不知道怎么读。喻文州又重新教前13个字母。教了一会儿了,喻文州又随便写了一个“G”,指着。
       王杰希皱眉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脑袋里面没有储存这个字母,就只好看着喻文州,轻轻地摇了摇头。
        喻文州一看到王杰希皱眉就知他可能不会读,王杰希一抬头看自己,喻文州就知道大事不妙。果然,喻文州看到王杰希摇了摇头。还真是不出自己所料。
       看见小家伙有点儿垂头丧气,喻文州就把资料关上了,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然后打开了电视,转过头问他:“有没有什么想看的?”
       小家伙说了一听名字就知道是小孩子喜欢看的动画片,喻文州搜索了一下,调开了那个动画片。
       看了近一个小时,洗了的葡萄也吃完了又洗,小家伙仍看得津津有味,但喻文州已经拿起了资料。小杰希看见文州哥哥拿起了资料,就把电视关了,有些低落地走向喻文州。喻文州看了有些好笑,忍不住摸了摸男孩的头,安慰道:“等会儿我们再看。现在是学习间。”
       文州教了几遍前13个字母,又随手写了个“L”,小家伙抬头看着喻文州,缓缓吐出两个字:“你猜。”这孩子!
       尽管过程艰苦,但喻文州同志幸不辱命,于喻妈妈和王奶奶回来之前教会了小杰希13个字母。王奶奶十分高兴,万分感激,然后决定以后也把小杰希送给文州教,喻妈妈十分热情,万分欢迎。这事就定了。没人问过小王和小喻的意见 ,虽然问了也是同样的结果。
       于是,一整个暑假,杰希和文州都形影不离,如胶似漆。所以,这是一段承上启下的时间,且为后文埋下了伏笔。

       喻文州收回了神,结束了回忆,转头便看见躺在自己身侧玩手机的王杰希,笑了笑,翻身抱住了王杰希。
   “遇见你,是我的幸运。”